克隆人:正方与反方的对话 配合《奇妙的克隆》

  
 
  铁了心要克隆人的科学家意大利罗马大学教授安蒂诺里、美国肯塔基大学教授扎沃斯和商人在巴拿马注册的“克隆耐德公司”女总经理布瓦瑟里耶终于宣布于2001年11月进行首次人类克隆实验。其实,还有比这更惊人的消息。

  早在2000年3月31日在巴黎的蓬皮杜中心举行的克隆生物科学讲座上,法国农业经济研究学院的研究室主任雷纳就公开指出,克隆人实际上可能已经在美国诞生了。如果把执意克隆人的研究人员和支持者称为“正方”,把反对克隆人的人称为“反方”,就有了如下的科学对话。

  为什么要克隆人?  
  反方:你们执意要克隆人,请给我们所有人一个充足的理由。
  正方:当然。克隆人是人类繁衍的一种方式和权利。全世界共有7000万男子没有任何形式的生育能力,克隆人是人类最后的繁衍方式,要攻克男性不育症,克隆技术可能是最后一柄利剑。而且也有很多不育的人因不能产生成熟精子主动要求科学家用克隆技术帮助他们孕育孩子。他们也有养育孩子、获得天伦之乐的权利。

  反方:我们同意这些人有获得天伦之乐的权利,但是你们只是提到了一种帮助不育患者的方法,而且为什么非得用这种方法,似乎理由不够充分。科学的发展已经产生了许多有效的人工生殖技术,这些技术都可以帮助不育患者生育。比如,现在已经有第一类试管婴儿常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第二类试管婴儿单精子卵细胞胞浆内显微注射,第三类试管婴儿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和第四类试管婴儿老龄卵子细胞核植入去除细胞核的年轻卵子细胞质内。实际上第二类试管婴儿就是帮助少精、弱精、畸精和输精管堵塞的不育男子的。至于不能产生成熟精子的男子,可以采取体外培育成熟精子的方法,再采用单精子卵细胞胞浆内显微注射,也可以让这样的男性获得孩子。甚至今天采用体外筛选健康精子的办法也使男性艾滋病患者获得了健康孩子,因此没有必要非得用克隆来治疗不育。

  正方:虽然治疗不育有许多方法,但克隆人也应当是一种有效的方法,为什么不可以让科学家试一试呢?探索未知是人类的天性,也是科学研究的特点,有些科学家就是想当克隆领域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什么不允许他们尝试一下呢?

  克隆人技术将不利于人类?  
  反方:即使你们说科学探索是人类的天性,但是如果这种探索将伤害人的话,那就不能得到人们的支持。而克隆动物的实践证明,克隆是一项很不成熟的技术,对人可能造成极大的伤害。世界上已经诞生的所有克隆动物无论是牛、羊,还是鼠、兔,迄今的研究结果都表明有致命的缺陷。

  典型的例子是1998年2月20日法国克隆的小牛玛格丽特,仅生存了1个多月便死亡。死因与严重的基因缺陷有关。因为克隆过程严重干扰了小牛正常的基因功能,使其免疫功能低下,而且体质衰弱,无法抵抗严重的和一般的疾病与感染。而这种基因缺陷是永久的,难以逆转。美国2001年1月8日克隆了一只白肢野牛,只活了两天就死亡,原因也在于免疫系统有致命缺陷,无法抵御病菌感染。

  英国克隆出多利羊的罗斯林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克隆动物体形过大和有免疫缺陷是因为一种称为IGF2R蛋白的基因上缺乏甲基。不过这仅仅是一个原因,可能克隆动物短命或"痴呆"的多种基因原因人们还不清楚。

  此外,未老先衰也是克隆动物人的一个致命弱点。苏格兰PPL生物技术医疗公司的保尔·希尔斯等人检查了多利细胞中的端粒,发现其端粒比预期的短20%,几乎与其6岁的母亲提供细胞核的母羊的端粒长度一样。这说明多利已经提早衰老,并且容易染病和提早死亡。连培养多利的英国罗斯林研究所另一些研究人员如坎贝尔等也承认,多利的生长速度比正常的羊要快得多,由此证明多利将很快衰老。众所周知,端粒是控制生物体寿命的重要物质,它缩短到一定程度后,细胞就不会再分裂,从而完成生命过程并走向死亡。所以如果要克隆一个人,首先得加上用以创造克隆的供体细胞的那个人的年龄。

  正方:你们所说的这些当然有一些科学事实,但是并没有完全从科学上得到证实,而且有些科学实验还得出了相反的结论。比如,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华裔科学家杨向中用一头13岁的老母牛的体细胞成功地克隆了10头牛犊,从DNA分析发现,克隆牛的端粒远远比其供体母牛的长,而且与自然生育的同龄小牛的端粒没有差别。这说明克隆牛的生物年龄与自然有性生育的牛的年龄完全一致,证明克隆后代没有早衰现象。

  反方:你们说的只是一个发现,还需要其他一些发现来证实,因为一项科学原理的成立须要有可重复性和可验证性。同时,杨向中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研究与其他人的研究不一致的地方。第一是动物种的差别,即羊和牛的区别;第二是数量的限制,多利羊仅涉及一个成年细胞的克隆,而杨向中的研究用了10头成年牛进行克隆;第三是用以分析端粒的细胞不同。多利羊用的是血液细胞,杨向中用的是动物的皮肤细胞。皮肤细胞的端粒不易受感染以及其他外界环境的影响。可见克隆动物人是否衰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迄今还不可能有定论。

  而且人们还担心克隆人会破坏生物多样性原则,因为克隆人会因群体中等位基因的增多而使生物多样性减少,因为克隆出来的基因完全是相同的等位基因,缺乏多样性,无异于近亲繁殖,疾病的发生率会大大提高。一场流感的流行就可能毁灭人类。

  反方:你们所担心的基因多样性的原则会被破坏只是一种假设,实际上并不会存在。因为,在实际中并不可能像工厂的流水线一样把一个人克隆成10000个、10万个。如果没有像工厂流水线那样的一次克隆成千上万的人,那么这种担心也是多余的。

  克隆技术将引起人类现存伦理和秩序的混乱?  
  反方:就算你说的遗传多样性的破坏还只是一种假设,但是伦理的问题也足以让人类社会心烦意乱的了。从遗传学角度看,克隆出的这个孩子并非你的孩子,而是你的同胞弟弟和妹妹。因为没有新的两性性细胞染色体所有遗传物质的交换和重新组合分配产生新的个体,只是原有细胞在人工激活的条件下复制分裂,形成新的个体。从社会伦理看,克隆人与被克隆人也不是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只能是同胞关系。

  正方:你说的这种伦理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如果从发育生物学角度看,克隆人也是经历了从一个到两个细胞,再按细胞几何级数增长而产生的生命,所以也可以认为克隆人与被克隆人是亲代与子代关系。再从生育过程看,由于经历了在母体子宫发育和最后分娩的程序与过程,也可以认为克隆人是被克隆人的孩子。

  另一方面,从社会学和民俗学角度来看,只要社会约定俗成去这样看待克隆人与被克隆人的关系,称他们是同胞兄弟姊妹也好,称他们是亲代与子代也好,并非是什么大的伦理问题。而且,伦理是随社会变化而变化的。过去的三从四德是对妇女压抑的旧伦理,现在改过来了;过去人工授精,社会伦理不接受,现在也接受了,说明伦理并非大问题。

  要不要克隆人?  
  反方:克隆人如果如你们所言,只是为了帮助不育夫妇获得孩子,这也罢了,但是有的人是为了想利用克隆人来复制恶魔,如希特勒,这当然要遭到全人类的反对。

  正方:你说的当然有理,否则也难以说明为什么绝大多数国家禁止克隆人,尤其在发生过灭绝人种大屠杀的德国对研究人胚胎和克隆人是坚决反对的。但是,话说回来,靠克隆人来创造一个天才或魔鬼,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谁都知道,一个人能不能成才,成为什么样的才,即使一半取决于基因,也还有一半取决于后天的生活环境。把保留的爱因斯坦的细胞拿来克隆一个爱因斯坦,谁也没办法保证这个克隆的爱因斯坦就等于原来的爱因斯坦,除非你给克隆爱因斯坦创造一个过去爱因斯坦的环境,甚至必须是经受过二次大战,受过纳粹的残酷迫害,有过没有祖国的悲哀……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会不会有第二个爱因斯坦,会不会有爱因斯坦的思想和情感,这是很难说的。所以,中国的先哲更强调后天环境的作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反方:看来在这一点上我们有一点相同的意见。人是两性繁殖的生物之一,惟其如此才能把双亲DNA中优秀的基因以相加和相乘的方式传递下去,使后代变得聪明和健康。而克隆只是把一个人原有的DNA全部原封不动地复制并创造一个新生命个体,尽管细胞中包含了原来两性的遗传物质,但与两性繁殖相比,缺少了一次新的两性DNA相互交换遗传信息的过程。因而其生理、生化代谢和体能等可能比两性繁衍的后代更为低劣。因此,克隆创造天才的想法很可能只是一厢情愿。

  正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要禁止克隆人。克隆人的好处第一是可以让那些得不到孩子而非常痛苦的不育患者有自己的孩子。其二,这样的克隆是只用丈夫妻子自己的精子卵子,这就避免了伦理上和心理上的阴影。还有,克隆还可以挽救濒危动物,保持人群性别的合理平衡,保护少数民族遗传基因。更重要的是,克隆人可被用来研究,以比较和证明环境与遗传对人成长究竟哪一个更重要。

  反方:但是,这种克隆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去搞,因为很复杂,也可能要出现大问题,比如,导致人类社会的大灾难。科学家对于自己的研究是有利于社会还是危害社会,应当有一个事先的估计。

  1948年10月,有些日本中学生问爱因斯坦,造出原子弹的科学家应否对原子弹造成的巨大破坏负责?爱因斯坦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认为,与其说要科学家负责,不如说要政治家负责,因为制造原子弹的是科学家,但决定使用原子弹的却是政治家。但是,直到爱因斯坦去世前的一个月,1955年3月19日(爱因斯坦于4月18日去世),他还向一位科学家写信,以表示自己内心对原子弹研究的不安和内疚。显而易见,爱因斯坦的内心当然认为,科学家应当对自己的研究结果负责。因为科学家在自己的发现公布之前,完全应当预料得到这种发现可能会对人类带来的灭绝性危害。

  多年前,希腊雅典大学教授帕帕吉米特里乌说过,各国宪法都保护科研人员科研发明的自由。但大多数国家的宪法又规定,科研和发明成果实施时必须考虑其后果,应该受到限制。这个看法同样适用于克隆人。

  正方:你们这样说当然有道理,但是,如果克隆实践的结果表明,克隆人对人类有利,那么就禁止不了克隆人。但是如果克隆人对人类社会并没有多大用处,或弊大于利,自然会受到禁止。

  反方:不过,按照人类认识的规律,摸着石头过河,现在最好不要克隆人,而是克隆人的部分器官,以供医疗之用。美国布什政府最近同意有限地进行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更何况在不知道克隆人究竟会对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的情况下,禁止克隆人也只能是各国政府的选择了。